爱上读书 > 玄幻小说 > 他的小星辰[甜] > 第十四章
    两个对视中的人同时转过了脑袋。

    赵默这才看清楚了狮子狗的脸····

    ——不巧的是和她闺蜜……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感受到苏星辰像要把她套头黑打一顿的视线,赵默收回了刚才一个激动差点招呼上去的手,尴尬的放在后脑勺抠了抠,眼睛瞥向飘着银杏叶的窗外,“哎呀,刚刚窗外路过一只狮子狗,好可爱的!”

    “·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这强行的解释,苏星辰觉得自己有些想掐死她。且不说学校里不能带狗了,这窗户靠的外面···是没有走廊的。

    能看见路过的狮子狗····除非那狗会飞····

    苏星辰越想脸越黑,配着刚才咳得泪光闪闪的双眼,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秦皓阳忍俊不禁的摁着眉心。

    气氛蜜汁尴尬。

    赵默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说的有些不对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后,伸出手友爱的弹了一下苏星辰头上翘起来的小卷,讨好道:“星星你怎么换发型啦,好可爱啊!像泰迪一样可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迷之沉默了两秒后。

    秦皓阳忍不住‘噗’的一声笑了出来,“这样一说倒是很符合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也扯了一下她的小卷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经两人一说,苏星辰脑海中想出泰迪日天日地日空气的模样,看着玻璃窗上倒影出来的自己····

    竟然也觉得很像······

    顶着这发型两天都没有生出没脸见人这种感觉的她,现在觉得很窘迫。

    苏星辰捂着脸默默的转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赵默见氛围不对,也发现自己捅了篓子,上半身越过桌子,揽住她的脖子,脑袋讨好的蹭了蹭她的卷发。

    “真的星星,你这发型既可爱又实用,萌萌哒软乎乎,用脸蹭着毛茸茸的。”

    毛茸茸?狗狗蹭着也毛茸茸的····

    苏星辰幽怨的剥开她的手,

    由于旁边还有个秦皓阳围观着,她也就没好意思发作,捂着赵默的嘴巴,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警告道:“你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赵默很难得没有唱反调,乖乖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的少年伸手也摸上了苏星辰的脑袋,还是有些调皮的倒着头发的方向摸。

    头顶那一圈原本就不怎么听话的卷毛,一下子更加凌乱的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肇事者嘴角上翘,看得出来心情很好,“是挺软的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待他手拿开后,苏星辰像个小媳妇一般把头发顺好,也没有刚才赵默摸她时候的凶相。

    这不平等对待让赵默很不满的瘪了瘪嘴,认识几年的闺蜜还赶不上这么一个突然串出来的程咬金···

    苏星辰默默的下定决心,今天怎么也要去正规的理发店把头发拉回啦。

    陈圆圆一进教室就看见那颗在高中教室里异常显眼的头,起先她还没看清是苏星辰,待走进了发现是她,瞬间惊讶得声音拔高了两个度。

    “哇塞!星哥,你这是要上天啊!搞了一个狮子头是要闹哪样???再染个金色,cosplay辛巴吗?”

    有些进教室没看见这一现象的同学都闻声转过了头,并且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谈论着。

    狮子狗···升级成了狮子?

    苏星辰并没有感觉自己好受一点,此刻的她有些想去把昨天那个理发师打一顿,更想用胶带把陈圆圆和赵默的嘴巴给贴住。

    周围打趣的声音让她忍不住皱眉,正想要发作的时候一顶帽子扣在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秦皓阳带着些许惊讶的盯着教师外面说了一句,“刘老师来了。”

    吃瓜同学们瞬间各就各位,教室里响起了一片早读课该有的读书声。

    苏星辰往教室外看了看,却没有看见传说中的‘女金刚’身影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没来,我骗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秦皓阳眼睛有些亮,看见她懵逼的样子,他忍不住弯了弯嘴角,把他刚刚给她带上的帽子转了个方向,让帽檐搭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她的整张脸露了出来,小巧又精致。

    秦皓阳忍不住捏了一下, “这下就看不出来像泰迪了。”

    苏星辰原本因为他这一行为有些感动外加躁动的心,听他这么一说,脸色变得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少年见状安慰性的又道,“当然,也看不出来像狮子狗和辛巴。”

    苏星辰:“·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emmmm这怕不是故意的吧???

    秦皓阳说完后嘴角抿得紧紧地,一看就像是在憋笑一样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后桌的赵默忍不住笑了出来。她没想到这新同学看起来温柔毫无攻击性,尽然也会调侃人。

    苏星辰恶狠狠地转过头瞪向她。

    她捂住嘴,摆了摆手,“没什么没什么,我在笑方可园,她说她是嫁给霸道总裁的命”

    埋头看小说的方可园懵懂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赵默又把她的头摁了回去,“继续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经历了一大早失败的爱心早餐事件,以及‘狮子狗’事件。

    下午放学回家苏星辰就揪着林沐要钱,想要去把头发换回来。

    林沐一般每周五都会给他们一次零用钱。因为零花钱都给得比较充裕,其他时间,如果不是有特别需要,她都不会再给。就是为了不让苏星辰和苏熙木养成乱用钱的不良嗜好。

    然而苏星辰周五领的生活费,周末就全拿去烫头发了,还搭上了自己存了老久的私房钱。

    因此在头发被烫成泡面后,她才没有立马弄回去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这周五拿了生活费,再捞点苏熙木的,就去弄头发的,可是经过了早上的事情‘泰迪’和‘狮子’的模样就像刷频一样,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妈····我要钱,我要去把头发烫回来。”苏星辰摊在沙发上,就像个快被饿死的难民一般,艰难的伸出手朝着沙发那头抱着电脑的自家妈妈。

    林沐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游戏直播,一边磕着瓜子,再时不时再吐槽两句,完全没打算鸟她。

    苏星辰见状沉思了下,既然卖苦不行···那就只有撒泼了。

    她吸了口气,便开始在沙发上滚来滚去,双手锤个不停,还一直哀嚎。

    “几百块都不给我!”

    “妈妈你不爱我!我肯定是你捡的小孩!”

    “·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噪音大到让人没法忽略,林沐都听不见游戏主播在说些什么了,皱了皱眉,一脚蹬了过去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在沙发上像咸鱼一样翻来翻去的人瞬间掉下了沙发。

    虽然有地毯,摔下去不疼,苏星辰还是被她妈妈的‘狠心’给‘感动’了,瘪了瘪嘴,就像要哭出来了一般,“妈····你你你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我不记得我生了个结巴。”林沐白了她一眼,又继续看着电脑。

    苏星辰不死心,死皮赖脸的蹭到她旁边,“妈,你不给我钱把头发弄回去,你女婿就和其他妖精跑了。”

    而且那妖精还可能是个男的····她苏星辰第一次追的人,要是真的和男的xx什么的,说出去她不要面子哦?

    还真是越想越悲伤。

    林沐切了一声,道,“我这是怕你头发弄回去了,女婿还是跟人跑了,就没借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· ”

    “至少这样,你以后可以甩锅给发型。”

    “·····”

    此刻苏星辰只想感叹一句,亲妈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林沐依旧盯着电脑又道:“给你长个教训,谁让你十几岁就学着那么臭美。你说你臭美就得了,居然还去给自己烫个狮子狗发型,我也是醉了。”

    狮子狗三个字硬是戳中了苏星辰的伤疤,她靠在沙发旁边,哇的一声捂着脸就开始哭。肩膀还一耸一耸的。

    只是指缝间透出的目光一直放在林沐身上。

    林沐本来也以为她在做戏,就没理她。

    苏星辰见状哭得越来越上劲儿,还使劲的挤眼泪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见她好像真的很伤心的样子,林沐好奇的凑上去拨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少女脸震得通红,眼角还挂了两滴鳄鱼泪。

    “啧。”

    林沐挑了挑眉,也不逗她了,从包里摸出为她揣了一天的理发店卡递了过去,敷衍的拍了拍她的头,“去这家,让他们给你好好弄个适合高中生的发型。再乱来我晚上直接给你剃成光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妈!您最好了!”苏星辰吸了吸鼻子,模样十分可怜兮兮,拿过卡她丢下一句“妈妈我出去了。”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门外的苏星辰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林沐却无聊的耸了耸肩,“哎,以后嫁出去就没得玩了。”